A pie in the sky;My dream of eagle.

關於部落格
與風走在同一個路線,跟老鷹作伴飛翔宏大的天空。My mind want to travel.
  • 10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夢民



  「咦?」

  我張開了眼睛,眼前入幕的是上方的透明蓋子和旁邊的藍色床鋪。

  摸著旁邊的牆壁,壓下了按鈕,蓋子就這樣消失了。

  我起身,伸了一個懶腰,往左邊一看,看到了一個男性虛擬影像站在我的旁邊。

  影像微笑的說:「日安,好久不見。」

  我稍稍頓了一下,不過我很快就想起來了,我回答:「是啊,好久不見呢,TAC-1075。」

  被我稱呼TAC-1075的影像說:「請叫我TAC就好。這次醒來為了什麼事情呢?」

 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我頓時語塞,不過之後馬上想起原本的記憶,問:「我這次總共睡了多久?」

TAC像是在搜尋資料般,閉目思考,不久便張開了眼,答:「1023年,總共12次的人生體驗,八十年以上有3次,一百年以上有5次,一百一十年有...」

  在說完之前,我就打斷他的話,因為我知道如果要聽完他找到的的資料大概要三個小時左右,我可受不了那麼長的時間聽詳細內容。

  「這樣就夠了,謝啦,TAC。沒想到只睡了一千餘年而已......」

  「話說回來,您這次醒來是為了什麼呢?」

  我思考了一下,說:「我也不清楚,當初應該設定成兩千年才對......莫非,船的能源不夠用了?」

  「不,能源還能用很久,大約還能在支撐三十五萬年左右。我想這次只是您因為一些事情而醒來罷了。」

  「是嗎。」我從充滿液體的床鋪跳了下來,拍了拍根本沒濕掉的衣服,走到玻璃窗前,看了一下景色。

  無限的黃色空間,無數漂浮在空中的藍色橢圓形物體,可以清楚看到裡面正在沉睡的人們。裡頭包括了嬰兒,少女,小孩,青年等,雖然年齡,性別,相貌不一,不過都帶著安穩的笑容入睡。

  TAC在旁說:「您要親自去外面看看嗎?」

  「我自己出去就好。」

  「噢,是嗎?那麼請您自身多保重。」

  雖然我對這個3D影像沒有太多的怨言,但是我不喜歡它這種很像在酸人的語調,真不知道是誰灌入這種個性程式。當我做出它來還不是這樣的說。

  我不理會TAC,按下在玻璃窗旁邊的紅色按鈕,玻璃窗自動消失,並且在下面冒出了不知用了什麼當做材料,彩色的柏油路。

  「這是哪頭的惡趣味啊…….」我碎碎念,從這個位於最高頂的藍色方形空間走出來,走到柏油路上,克難的一步一步向前走。

  「果然因為睡太久,沒動到身體的關係嗎?」我心想,慢慢移動我的右腳,左腳,行經數個橢圓形的物體,看到裡面的人們安穩的躺在管線蔓延的床鋪裡,心裡開始五味陳雜起來。

  當初這樣做,真的是對他們好嗎?

  我停止觀看,把視線轉回道路上,繼續的往前走,如同蝸牛爬在樹幹上,用著烏龜速度前進。

  走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,我看到像是盡頭的東西。

  隨著腳步的前進,我看見黑影,雖然有點看不清楚,不過很快的我就知道那個黑影是什麼。

  那是一台很小很小的望遠鏡,雖然很小而且外型並無特殊的地方,但是它卻可以觀察到一百萬光年之外的最高科技望遠鏡。

  我摸了已經積陳一千多年的望遠鏡,外表卻好像剛從工廠製造出來,沒有任何的灰塵與瑕疵,我稍稍移動了儀器,許久沒使用的腦還沒腐壞,雖然從記憶裡面抽出我想要的東西有點困難,不過總算把這難纏的儀器調整完畢。

  我雙眼對著目鏡,轉動方向。

  大約在一萬光年的地方看到一顆剛燃燒完畢的恆星,引發大爆炸。幸好它只是顆小恆星,只看到散落成無數的星雲氣團和中子星,並沒有進化成黑洞的危機。

  雖然我知道如果真的有危機的話,那個TAC早就轉航道,哪會如此接近這顆不安定的恆星呢?

  再把方向移動了一下,轉了一下距離,還是沒看到我想看的東西。

  我再把距離調到最大,終於看到我想看到的東西。

  那是一個白色外殼,充滿了坑洞,沒有任何大氣包圍的行星,位於這邊一百萬光年左右的星球。

  名為「地球」的行星。

  一顆被人們破壞殆盡,被污染成為黑色的心臟,間接影響到了外殼,成了空白純淨的大地。

  一顆已經完全死亡的星球。

  不管再看幾次,我的心仍然對會此有波波痕痕之感。
  
  儘管感到不適,每次醒來,我還是會望著那個生育我們,滋潤我們的母親。

  就算我們把她殺死了,把她的心臟挖出來吃掉,她應該不會痛恨我們吧?

  想到這,不忍繼續看了下去,我放下了望遠鏡,往回頭的方向走去。

  在接近最頂層的藍色空間,我繞了點路,往旁邊較小的橢圓房間,慢慢的進入。

  這間房間並無特殊之處,跟其他住滿數百人的房間不太一樣的是,這邊只有十來人左右。

  我走到了一名女性旁邊,她臉上充滿了皺紋與不堪的受傷痕跡,一頭稀疏的斑白長髮,但是卻被一個微笑把它們和諧了起來。

  我按了旁邊的按鈕,叫出了一張椅子坐下,靜靜的看著她。

  不知道是我聽錯還是怎麼樣子,我好像聽到她在說夢話。

  我靜靜的聽:「兒子…拜託…拜託…請繼續下去吧…繼續這個沒有終點的旅途...這是對我們最好的...方式...」

  我頓時枉然,我離開了椅子,想著母親的話。

  「真的…真的要繼續下去嗎?」
  「繼續這種宛如活屍般,茍生逃避的生命?」

  我邊想邊走,走到了一名比較年輕的少女旁,白皙的皮膚,桃紅色的櫻桃小嘴,頭髮束成一束馬尾,也是微笑的睡著。

  我靜靜的看著她,不出一聲,凝視著眼前可愛的少女。

  「我真的該這樣做嗎?我聰黠的女兒。如果是妳,將會如何做決定呢?」

  當然得不到回應,因為我知道女兒並不是會說夢話的那種人。

  我離開了這邊,回到我原本待著的地方,回到只有我一個人的專屬場所。

  一進來就看到TAC恭敬的鞠躬作揖,說:「歡迎回來,使用雙腳走路的感覺如何?」

  「有點累,不過還不賴。」我又按了按鈕,一張廣大的立體宇宙圖展現開來,我從各方面看著各各星點位置,與黑白洞的距離,躲避隕石群的地方。

  我指了一個軌道,「以後航行就用這個位置吧。」

  「哦?這個位置真的可以嗎?」TAC用著狐疑的眼神看著我,我也早就知道它會有這種反應。

  「沒關係,反正在被黑洞吸入那之前,這艘的能源一定沒辦法撐到那個時候。」

  雖然我看到TAC臉上似乎還有些不信任,但它還是說:「好吧,就遵照您的意思吧,我的主人。雖然這段時間我認為應該夠可以回改您的想法。」

  在下令完指令之後,沒聽進TAC的話,我躺回藍色床鋪,按下按鈕,調整夢眠時間後,關起玻璃蓋子,我的雙眼又慢慢的闔起來。

  這次是什麼?唐朝?中古時代?現代?

  「在那之前,我再做一些夢吧。」

THE 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