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ie in the sky;My dream of eagle.

關於部落格
與風走在同一個路線,跟老鷹作伴飛翔宏大的天空。My mind want to travel.
  • 10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The joke of pumpkin(5)

  威夏雙手各一隻,把兩個好奇貓兒子丟到床鋪上,「鏘!」一聲,兩人的頭撞到硬木床板,又昏更沉了。

  「總算把他們轉到暈了…連我都想吐…嘔~~」威夏捂著嘴巴,一面慘青的臉孔從房間走了出來,望向竊竊私笑的伍德們。

  「吼!這有什麼好笑的!」像是七彩霓虹燈一樣快速的青轉紅,惱羞成怒的威夏怒吼眾人,不過彷彿沒有被震到般繼續笑著,而且還越笑越大聲,越笑越過癮,近乎瘋子在地上打滾而不自知。

  「啊啊啊啊!!!」人的怒氣跟他人的笑聲是成正比的,不知從哪邊拿的板手狠狠丟出去,普雷很輕鬆轉個身就閃掉,然後繼續笑,猶不知道後頭還有另一支板手等著他。

  「噠」一聲,普雷摸著已經長顆雞蛋的頭頂唉唉叫,跑到一旁找醫護箱療傷,而笑聲終於停了下來。

  「好了,好了,」麥尼傑把手上的椅子放下後,拍了兩掌讓全場稍微安靜一下後,才繼續說:「都什麼時候還繼續玩?笑太大聲容易樂極生悲,橫來一把板子,希望大家還能記得這件事….」

  「那明明就是你自己的傑作…」當然,沒人聽到普雷心裡想的是什麼,也才沒飛來第三支板手。

  「今天晚上有一場『盛大祭典』,希望大家還別忘記這回事了,趕快去準備準備吧。」麥尼傑笑著,但臉上透露出一點黯淡,很擔心這場『祭典』。

  而伍德摩拳擦掌,彷彿全部就是在等這一刻,把身上能凹的地方都凹過,說:「好久沒那麼癢了,前幾次都不夠過癮,玩得不痛快,真是有夠不爽快!不過看來今天可以玩的痛快了!呼呼~!!」

  好不容易消腫的普雷站了起來,衝進去加入了話局:「還不只如此勒,今天晚上還會有其他『訪客』來參加呢!這次的聚會一定會非常非常有趣~!啊啊,我的血管也正充滿了熱血,畜力待發勒!呼呼~!!」
  看著兩個人散發著無意義的熱血跟低於平均值的腦袋指數,盤坐在地上的芙德嘆了口氣:「這種時候也還可以那麼樂天,我也真服了你們…還有,在這邊還要用暗號對話嗎?雖然我並不反感,不過總是有點彆扭的感覺。」

  「總是個好習慣嘛,」麥尼傑推了推眼鏡,慎重的說:「而且,我們是不能放鬆,絕對不能輕視…我希望不要有令人不開心的事情發生了。」臉上充滿了擔憂,無力的站著,彷彿被推一下就倒地一樣的無奈。

  威夏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麥尼傑後面,拍了拍背,說:「別放太多負擔在身上,你已經替我們做太多事情了,而且事情還又還沒糟到那種地步。」

  麥尼傑轉頭,哀傷的說:「但是,對所有事情抱太大的希望,命運總是在最後背叛你…」

  「吼──!!!」威夏對著麥尼傑耳邊大吼,然後整個身體像隻被拳擊手擊飛,漂亮的在半空中迴轉三圈半掉下來,還是在顫抖不止。

  「那就當做這是最後一次聚會吧!盡情的玩吧!吃吧!喝吧!過完我們所能幹的事吧!世間上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多留念的,不是嗎?既然這樣又何必去多想?」威夏拉著麥尼傑的手,可是麥尼傑的腳卻沒法配合的樣子,一看,麥尼傑的兩眼仍處於無神狀態。

  芙德又嘆了口氣:「威夏,你的口臭太臭了啦!拜託你偶爾刷個牙好不好啊!」在旁的二人又開始笑,而理所當然又吃了一次板手攻擊。

  「好啦!別在這裡蘑菇了!我們趕快去準備一番吧!」威夏掩蓋羞赧的臉色說著。

  「我們就好好的痛快玩一場吧!!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在圓月的照射下,狹隘的山谷通道連深處都看得一清二楚,而在陡峭的山壁之間,有約七台「S-2 MK-II 特裝型」正在小心翼翼的移動,深怕發出過大的聲音。

  各個之間都保持一定的距離,而在行陣最後一個排的特別遠,好像是想要引什麼東西過來一樣的謹慎,而每隻機兵也不時往四周看去,也不知道怕的是什麼。

  「01,無異常。」

  「02,無異常。」

  「03,無異常。」
  
「04,無異常。」

  「05,無異常。」

  「06,無異常…07?07請回答,07?」

  他們往回看去,排在最後面的七號機已經不在地面上了,而被繩索拉上了山壁,四肢都被束縛在凹處,動彈不得。

  「07!」「別脫隊!別擅自行動!」

  六號機沒有聽從一號機的指揮,而衝了上去,想要去拯救隊友。

  唰!

  六號機的頭被急速飛來的匕首切過,掉落在地,頓時癱瘓。

  同時,七號機也被從天而降的迫擊砲打爆。

  唰!

  再從空中出現一隻匕首,穿過了駕駛艙,然後倒在地上,永遠不起。

  「06,06怎麼了?!」「駕駛艙被破壞了!」「盡速排回正常隊形應戰!」
  
  剩餘的五架機兵迅速的排好戰鬥隊形,對著四周保持著警戒,砲管也對著全部可能襲擊的位置,變成一百八十度全方位防禦模式,滴水不漏的樣子。

  但是他們少算了另一個一百八十度。

  「快跳!」

  就在機兵都跳起來的同時,在地面下的爆彈同時引爆。

  「轟!」


  雖然早了一秒閃了過去,還是受了不少損傷,但仍可以戰鬥。

  「游擊戰模式!」

  五架機兵分別往不同的方向急奔,但是他們沒有料到這裡是哪裡。

  「中計啦!」伍德破壁而出,一個特大號的螺旋鑽頭衝向跳到山壁旁邊的二號機。

  「只不過是個鑽頭,也想抵抗?!」二號機的右手拿出一把高出力能量劍,試圖抵擋著。

  鏘!

  一聲,大劍遂斷,鑽頭直直的衝入駕駛艙。

  嘩!!!一陣爆發後,伍德從火花中衝了出來,拿著他那隻鑽頭,傲視看著剩餘的四台機,「哈哈!看清楚我的力量了吧?!呼~~!」

  「真是個笨蛋…」在山崖上準備迫擊砲射擊的芙德捏著鼻樑苦惱著。

  而那些士兵似乎不是這麼想著。

  「雖然曾經在軍中看過…但我只願這是一場惡夢…」

  「隊長,莫非是…?」

  「是的…雖然還沒全部出來,但是看到那顆用特製金屬製造的鑽頭,跟剛剛那幾隻匕首的戰鬥方法,我大概可以知道他們是誰了…只是…為什麼報告沒有呈現出來?!將軍!你是要我們送死嗎?!」

  「他們是軍中特殊部隊-影武者啊!!!」

  話完,三發導彈和一發高出力能量槍射向因慌張而來不及逃跑的四號機,然後又是一陣火花。

  「喂喂!你們這些訪客就只有這樣嗎?!我們連熱身都還沒熱身過癮哩!哈哈哈哈~~~~!」伍德拿著鑽頭開始亂衝,無條理而有序的攻擊讓剩下的機兵有點不知所措。

  「別高興太早,後面還有十餘架等著你打勒!伍德!一起上!」普雷也從黑暗中現身,拿出高出力能量來福槍往幾里之外再度射去,無聲無息又爆出幾點光。

  「我用我的鑽頭貫穿天際!」

  「我用我的槍射穿一切!」

  「而我們就是───」

  「正義與勇氣,永不衰老的鑽頭長槍二人組!!」

  「哈哈哈哈!!!」

  芙德搓著自己的太陽穴,一副快要爆發的樣子:「他們廣播劇聽太多了…嗚,應該帶頭痛藥出來才對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