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ie in the sky;My dream of eagle.

關於部落格
與風走在同一個路線,跟老鷹作伴飛翔宏大的天空。My mind want to travel.
  • 10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停留迷思 2/8

  八點三十五分,來得及。

  付完近三百的車費給這笑嘻嘻的司機。張脩明白,這傢伙肯定有繞遠路,雖然想稍微罵一罵,還是算了吧,時間真的來不及了。

  快步的走進大樓,一入目又是一大群人正在排隊,雖然有六部電梯可供使用,但是要到張脩他工作的地方,最高的二十六樓,只能搭乘其中的兩部。

  理論上來說應該是六部都有到最高樓層啊。偏偏今天又不知為何人突然暴增,令人實在不悅。

  而不知為何,他的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預感。

  這念頭才剛閃了過去,眼前的人潮像是洪水般散去。

  這時候他才看清電梯上的黃單:「故障。」

  「該死!」忍不住啐了一口後,馬上往旁邊的樓梯衝了上去。雖然他不認為自己的體力能夠撐到二十六樓,不過二十五分鐘應該夠他上去了。

  他一路的跑,一直注意在平臺牆壁上那因許久沒清理而沾了許多灰塵的樓層數字。雖然一路上腳程還算快,但有幾個樓層燈壞了,或者太黯淡,不得不放慢腳步跟注意腳下的階梯,以前踩空的經驗讓他不得不小心。

  他看了夜光錶,分針正指著發光的「10」,抬頭瞇眼,二十樓了,再加把勁吧。他擦了擦頭上的汗,繼續往上奔跑。

  踏上二十一樓平台,他愣然地停止腳步,仰向那個人影。

  栗子色長髮。

  過袖的黑色毛衣。

  清澈無茫的墨色瞳孔。

  那一瞬間,張脩懷疑是否自己太過忙碌而產生幻覺。

  那分明就是剛才從月台跳下去,造成混亂的高中女生。

  為什麼她那樣沒死?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?張脩心裡充滿恐懼與疑問,微微抬頷而視。

  她依然如同幾十分鐘前一般的微笑,但是在黯淡的燈光下,反而讓那意義不明的笑容更加神秘弔詭。

  繼續往他身體看去,那白皙的皮膚有不少紫黑色淤青,是跌倒?還是受到毆打?再

  仔細觀看,雖然有點距離,並不是很清楚,但是可以看見那件黑色毛衣有點髒亂,像是好幾天沒洗一般。

  ───她到底是誰?張脩現在腦中只有這個問題。

  「妳是誰?」張脩兢兢業業,謹慎的走上去。這每一步自己都覺得踩得很慢,從來沒那麼慢過。他平常為了趕時間,而自動訓練成一秒兩公尺的腳步,頓時難以改過來。

  他真的很想趕快從這個少女的眼睛底下離開。那雙眼睛很難讓人喘過來。

  少女依舊笑而不答,隨著張脩每踩一個階梯,少女的笑意也就更深。

  「妳是誰?」張脩再問了一次,但是她仍然不回答。

  既然問不出來,她也不想回答,張脩決定不再理會這個人了。他看了手錶,八點五十二分,再這樣耗下去真的會趕不上打卡時間。

  他可不願意因為這種莫名的小事而耽擱。

  腳跨過最後一個階梯,落到平台,隨即閃過少女,步上下一個梯層。

  是的,本來就應該這樣,我幹什麼花那麼多時間陪那小孩子浪費珍貴的時間?今天腦袋似乎有點卡住,等等把口袋的薄荷口香糖嚼一嚼,恢復精神吧。

  「嘻。」

  這一笑聲讓張脩轉頭過來,看見一個令他不敢置信的現象。

  那少女的腳慢慢融入水泥平台。然後是大腿,腰,胸部,而那顆頭還是帶著微笑,讓人產生奇怪的景象反差。

  而那微笑轉而大笑,「哈哈哈哈哈!!」尖銳的笑聲不斷在這狹小的樓梯間傳播,張脩也忍不住遮住耳朵。這比指甲抓在牆壁上還要令人痛苦。

  這是人的笑聲嗎?

  「再見。」少女最後說出這兩個字後,頭髮也埋入平台下面,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消失無影無蹤。

  張脩身體自然撿起掉下來的黑色公事包,而愣在那邊,望著剛才少女消失的那塊地方。

  鬼。

張脩第一個冒出的念頭是這個。他已經好久沒有想到「鬼」這個字過了。

  他從來不信這種神秘怪力的存在,但是現在以他混亂腦袋中,唯一可以解釋就只有這個字。

  他決定下班後,去看一下精神科醫生。早上發生過太多詭異的事情了,或許是最近工作太過勞累?還是最近碰著什麼不能碰的事情?

  等工作完成再說吧,他又看了手錶,然後往上衝,集中精神跨步。

  雖然覺得有雙視線盯著他,他也不想去注意,然後往二十六樓跑去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