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A pie in the sky;My dream of eagle.
關於部落格
與風走在同一個路線,跟老鷹作伴飛翔宏大的天空。My mind want to travel.
  • 10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停留迷思 3/8

  張脩迅速的打完卡,擦一擦奔跑跟驚嚇過度而冒汗的臉,望牆上的古典式電子鐘,正好九點。

  沒有慶幸,張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;他給自己設下的標準是八點。已經遲到一個小時了,原本預定好的事項被打亂,真是懊惱。

  他緩緩走向自己的辦公桌;才剛九點,不少人依然站著跟同事閒聊,吃著早餐,高談歡笑。

  當張脩走過才不時還有些同事停下手邊的工作,抬頭看他,露出一種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張脩想到上次經過水族館看到的金魚,好像也是這個樣子。

  「張主任怎麼回事?是不是生病還是碰上什麼事情,竟然會在這個時間才到?」

  「我眼睛是不是花了張主任似乎很疲累的樣子?」

  「第一次看到主任那麼狼狽的樣子可是那張風塵僕僕的樣子,一樣好帥哦

  「少花痴了,不過主任竟然九點才到其實公司是十點才算遲到?」

  「異想天開啊你!我猜是碰上什麼厲害的搶匪,張主任用著他靈巧的身法,猛勁的力道,用著左輕侯的八方遊身掌(),一口氣制服。而當主任想要離開,那群多事的記者們竟然用著厲害的嘴上功夫把主任纏住,可是主任不是省油

  「你小說看太多了。」

  「你小說看太多了。」

  「你小說看太多了。」

  對著他們一言一句,奇怪的談話內容,張脩掐一掐眉頭,再低頭再嘆了一口氣。竟然出現如此荒誕不經的對話,是自己跟不上現在人的思維了嗎?

  「四十而不惑」,大概要到那時候才能理解吧?

  張脩拉開滾輪椅坐下,壓入電源,按下螢幕,開始鍵入今天拖延的工作。他決定暫時不去理會剛剛在樓梯發生的事情,專心把事情處理完畢。

  「沒事吧?聽說你今天差點遲到?」張脩轉向聲音來源,鍵盤依然喀喀響。

  那是一個跟他同期進來,一樣升到主任,四十多歲的中年人,憂然看著張脩。

  「我沒事。只是一點事情耽擱了一下。」

  「沒事就好。聽說你平常搭的那條捷運線停擺了許久?」他剛好問到張脩最不想回答的問題。

  「嗯,聽說有一個高中女生從月台跳下去。」

  「高中女生?我怎麼記得是有人行李箱掉下去才造成停駛的?莫非我記錯了嗎?」

  如果是你記錯的話,可能會好一些。

  「那可能是我記錯了吧?最近真的很忙,難免會跟最近一些新聞混在一塊。」

  「記得對自己身體好一點啊,別那麼操,偶爾還是要休息一下吧?我也該回去弄一弄了,中午有空再聊吧。」

  等到他走了之後,張脩腦海又冒出那個少女的微笑,還有她跳下月台的那個瞬間。

  行李箱?或許是同個時刻也有人行李箱掉下去了吧。也許是哪個變態正在想著高中女生的不堪鏡頭,然後誤口而出吧?

  但是那時,張脩可以確定他看見一個少女跳下去。不是行李箱或是什麼,是真的一個人。

  那是幻覺嗎?

  他分明聽到旁人都是「有少女跳下去」,「學生自殺」等等字眼,應該是不可能錯的吧?應該沒有那麼多人看錯吧?

  張脩越來越想不通,手敲鍵盤的力道也逐漸加重。

  他又想到樓梯那恐怖的笑聲。還有那聲「再見」。

  莫非以後,還會遇到那個似人似鬼的少女?她到底想怎樣?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為什麼她可以從捷運迅速到大樓樓梯?

  張脩不自覺的煩躁,隨著每一下的撞擊,鍵盤也快接近解體的邊緣。

  「嘟。」

  藍色螢幕。

  張脩憤憤的按下重開機,站起來,伴隨著眾目睽睽的踱向洗手間。

  「嘩啦!」

  張脩對著鏡子,看著滿頭落水的自己,不禁乾笑了一下,心情總算沒那麼鬱悶了。

  那只不過是我自己太過勞累而產生的幻覺罷了。

  擦一擦臉,紙巾丟入垃圾桶,當他踏出洗手間時,另一側的女洗手間也正好走出了一個人。

  而且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個人。

  穿著深藍女性制服,配戴著「秘書 杜雅」的名牌,一樣冷眼望著從男洗手間走出來的人。空氣中頓時凝結起來。

  「你好。」

  「妳好。」

  秘書杜雅迅速的離開,張脩也只能白瞪著她走回經理室,然後佇立不動,依然冷眼。

  帶走贍養費與女兒的人,張脩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反應。

  他並不理解那個女人因為什麼理由而要簽下同意書,他也不太想去理解她為什麼要離開。

  他只知道他被背叛。他只要知道這樣就好。

  徐徐回到辦公桌,繼續開啟電腦,他現在只想把那些令人不快的事物拋之腦後,什麼也不想,全心專注於公司上,還有他那個分居的女兒。

  什麼高中少女跟那個女人,就別去理會了吧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