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ie in the sky;My dream of eagle.

關於部落格
與風走在同一個路線,跟老鷹作伴飛翔宏大的天空。My mind want to travel.
  • 10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停留之惑(5/8)

5.

 

    如同往常,張脩在月幕朦朧之下回家。

  柏油路上沒有任何一輛車經過往來,公寓大樓的燈光也逐漸黯淡下來,進入睡眠。

  張脩很喜愛這樣的氣氛。他踱步在人行道上,腦袋沉淨的思考,他想著明天的案件,快速計算所需要的時間,他臉上的微笑幅度越來越高。

  有三個小時的空閒時間,下午五點到八點,剛好可以約曼瑄出來聊天吃飯───距離上一次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了。

  不知道女兒有沒有變得更漂亮呢?與同學相處有沒有更好呢?學校成績如何呢?

  張脩努力想著明天的話題。他實在很怕跟女兒約出來吃飯後,卻沒有相同話題可以討論,草草散場。曼瑄一定不喜歡這樣。

  走過好幾個巷口,貓聲填滿了安靜的黑暗。張脩已經訓練成可以無聽巷裡的黃色情聲、刺痛歌喉、打牌吆喝,他繼續沉入在自己的世界。

  他踏到第十三個巷口,一聲恐怖尖耳的慘叫打破他的思緒。他稍微傾身往黑暗中看去,理所當然看不見什麼,一片寂靜。於是張脩如同剛才,繼續以相同平穩的步調往家的路上。

  張脩並不是個好管閒事之徒,他也不想扯上更多比公司更加麻煩的事務,他沒有設定自己有可以暫停的時間,處理他不該干涉的事情。

  他走到第十一步後,耳邊的腳步聲吸引住他。

  張脩立即反應,挾著公事包,開始奔跑。

  雜亂的步伐在半夜月色中格外清晰,張脩不喘不紅的跑著,他相信自己的體力可以甩過那些染髮的年輕人,在軍中練出來的肌肉還沒完全消退,加上定期的維持運動,他信任自己可以脫離身後腳步的聲響。

  每轉過一個彎,腳步聲就漸弱一點。這樣堅持下去就可以順利回到家,雖然繞了點遠路。

  但是那個尖叫聲卻在他的思考中回響不已。那實在是很熟悉,那是一個女聲,很年輕,很高亢的聲音。張修非常在意,同事?朋友?親人?他的心裡冒出一個不好的念頭。

  曼瑄?

  那聲音真的很像曼瑄,高中女生的聲音都不在意喊壞,那獨特甜美的音色讓張脩更覺得他的女兒是獨一無二的。雖然被那個女人帶走,但他依然確認那是他的女兒。

  這一閃神,張脩踏錯一條路。

  當他想要迴轉,卻看到兩個車燈往他衝來。

  充滿了驚訝與悔恨。

  ───

  「啊───!!!」

  張脩喘著呼吸不大過來的身體,慢慢屏息調氣,重新以正常視點環向四周。

  這裡是他的房間,床旁擺著一張長木桌,桌面上設置一個直立式檯燈,還有許多厚厚的文件夾。

  左邊的牆上掛著與公司打卡處同類型的古典電子鐘,顯示現在才剛過六點,而右邊窗簾後的晨曦反應了時鐘,在木質地板劃了一條長長的線。

  他想起那少女在天橋上捶他的那一拳。他不可思議的摸了摸頭,完好無缺。

  莫非只是一場夢?

  這是張脩最希望得到的結局,但那力量,摔到地上,被打的那痛楚,都告訴他:這並不是一場夢。

  百思不解,張脩決定先出房門,去廚房烤些麵包來吃。他覺得肚子像是三天沒進食的樣子。

  他走出房門,卻聞到從客廳散發出來的燒餅酥香味,和豆漿熱騰騰的黃豆味。

  他知道這附近有間早點店,但這是誰買的?張脩眉間的一痕又更深,快步的走到客廳,他不知不覺中夾死一隻路過無辜的蒼蠅。

  那人穿著一件還算乾淨的白襯衫(不明汙漬相當多),一條破爛的百元有找牛仔褲,翹著腳,吃燒餅,喝豆漿,悠閒的看著電視棒球晨間重播。

  但這對張脩而言一點也不悠閒。

  「張坤,你怎麼進來的?」張脩嚴厲的問著。

  他有些不在意的回答:「當然從你身上搜出鑰匙,走鐵門囉。喂,你難道以為我可以背著一個大男人從一樓爬到十三樓?我又不是蜘蛛人!」

  「上次我搬到二十樓,一打開門就看見一個厚顏無恥的弟弟裸身包浴巾出來應門,大喊『變態』的景象是怎麼回事?那被硬生生敲開的玻璃是怎麼回事?」張脩不客氣的反駁。他知道對這個弟弟不用講求任何仁義道德,這傢伙總是如此。

   張坤無奈的聳肩,又道:「你竟然對一個把滿身流血的你帶回你家,花了三天三夜治療,只不過吃點食物就被責罵的可愛弟弟說得狗血淋頭,真的沒天道囉。」

  張脩愣了。滿身流血?張坤治療他?三天三夜?他昏了三天三夜?

  「這究竟怎麼回事?」

  回神的一瞬間,不知何時張坤已經走到屋門,打開門,穿上鞋子,揹起藥品。

  「這晚點我再跟你說吧,我還有個病人等我第二次治療,時間緊迫哦。」

  門聲啪機,什麼也不留,宛如風的離開,只留下一堆謎給張脩。他越來越搞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。

  他看向電視顯示的日期,然後對上日曆,確實差了三天。張坤並沒有騙他。

  那個並不是夢?他又想起那個少女。

  「爸爸。」

張脩突然想起什麼,立刻拿起手機,尋找女兒的號碼,撥了出去。

  過了幾秒,一個輕柔的聲音響起:「喂,爸爸嗎?」

  「嗯,是我。」然後頓了一下,張脩像是難以啟齒的問:「雖然有些突兀,女兒呀,昨天大約五點左右,妳在哪裡呢?」

  他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些白痴,另一頭有點困惑的回應:「還在學校呀。爸,你忘記我們學校是六點才下課的嗎?最後一節還是無聊的公民課,睡得很舒爽呢~。」

  張脩難得咧了咧嘴,雖然他不喜歡子女這樣,但就算了吧。起碼可以確認昨天不是她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「爸,我先掛斷哦,等等就準備進校門了,手機得先藏一藏,被抓到可不是好玩的呢!」女兒嘻笑道。

  「嗯,唸書加油。」張脩鬆了一口氣,準備掛斷時,另一頭卻留下了一句:

  「爸爸,經過天橋要小心哦。」

  嘟嘟。

  張脩懵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